艺术是我毒品 大自然是我软床

失而复得 ——《寻枪》



片子开门见山,在马山妻子的埋怨、儿子的调皮玩闹中,身为警察的马山发现自己的枪丢了。一段紧张的寻枪故事就此展开。叙事结构不复杂,但整个片子有逻辑地步步推进,不乏刺激。

 

主观镜头的堆砌是《寻枪》的一大特色,耐人寻味。“主观镜头”就像写作手法的“第一人称”,不仅很好地说明了人物与其视野的逻辑联系,导演让我们用马山的视角看问题,是有玄机的——话说“当局者迷旁观者清”,当我们身处漩涡中心,便会被表象蒙蔽,当我们沉浸在疯狂和偏执中,便难于看清事实。所以,枪究竟丢没有?李小萌到底是谁杀死的?我们难以想清楚,就像马山自己不得而知一样。

 

故事是从婚礼之后开始的,马山已从宿醉中醒来,他不知道李小萌的存在,可能真的忘了。朋友说从没看他喝那么多,这必定情有可原——引发马山不悦的应该是李小萌和周小刚的关系。

 

马山一直在找枪,也一直在做梦。片子中有很多模糊晃动的镜头,是马山的回忆和臆想片段,比如去保险柜里拿枪,在妹妹的酒席上,去周小刚家的路上听见李小萌的呼唤……马山妻子说他晚上的确有一会不在床上,他在洗碗时喊李小萌的名字,这些片段没有直接展现,说明马山沉溺在苦恼和幻想中,也由此推断那些做梦似的景象并非想象,而是真正发生过。

 

除做梦似的片段以外,马山还是清醒的,他知道应该把枪找回来,给警察局一个交代,给家人一个交代。他唯一不知道的是自己其实在与自己斗争。一个是对李小萌恋恋不忘而愤怒的马山,一个是循规蹈矩的马山,而不管是哪一个,都希望跳出来看清全局。雾里看花,哪有那么容易?

 

推使马山了然真相的,应该是他的妻子,她看到了他的异样。而旁人的话略有蹊跷,有意无意、旁敲侧击地提示马山。对妻儿的爱意让马山又清醒了一些,加之警察局长的批评和催促,马山决定要结束这件事——引偷枪人朝自己开枪,用掉剩下的子弹以保全其他人的安全。

 

最后两颗子弹用完了,枪也回到手里。整个片子阴暗的色调终于明亮起来。我认为,与其说一切都是结巴干的,不如说一切都是马山自己干的,他因嫉妒和愤怒失去理智,而原本的生活又无时无刻不在拉扯。在两个极端里迷失自己,用死亡的方式找回。

 

终于是失而复得了,整件事虽不像拨云见日那样透彻,但能寻得一个结果,也算是痛快。

 

我想,枪不仅仅是枪,还是马山无法抛弃的原则。而马山寻的也不仅仅是枪,还有他所丢失的规规矩矩的生活。

 

人终其一生不都是这样吗?迷失又找回,失控又警醒。

 

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把枪。


评论
© 喂马去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