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是我毒品 大自然是我软床

难免无常 —— 《鸟人》



一来就被镜头惊艳了。长镜头娴熟自然,无技巧专场没有破绽。(可能是专业原因,我一直在找长镜头的剪辑点,除了无技巧转场和在画面阴暗处剪接,真的没怎么看出来哪里是剪辑过的…好厉害呀)

 

言归正传,男主是个沉醉在曾经辉煌里的过气演员,他不甘于不温不火的人生,那句“(飞机失事后)明早,当萨姆(他女儿)看报纸时,会看到乔治克鲁尼的照片,没我什么事……”听起来酸酸的。出于“想为人上人”的愿望,他与现实脱节,一心扑在百老汇无人问津的剧目上。

 

男主瑞根的脑袋里两个小人一直争执不下。内心戏,一个过去的他和一个现在的他,一个想红的他和一个红不起来的他。可见瑞根这个人多么地纠结与疯狂。

 

巧妙地是电影的配角,从各个侧面将主角形象立体化。比如好不容易混到百老汇的女演员莱斯利,与早就在这个位置却不满足的瑞根形成对比;瑞根的吸毒的女儿和前妻让观众明白,瑞根心里也是有柔情的,他的追寻不仅为了满足自己,也是为了让妻女感到骄傲,而女儿的一席话也让瑞根有所改变;看不起瑞根的年轻男演员麦克,如出一辙的自负,但不同的是他更顺从时代,而瑞根则显得冥顽不化。


 

瑞根致命的弱点就是不满足,无法从落差里挣脱。瑞根偏执的想法让他有些神经质,飞行那一段的意化表达很有意思。之前瑞根不怎么笑,用他制片人的话说是笑起来很可怕,不如不笑。只有当他恍惚成为鸟人,万众瞩目,才十足高兴。

 

当事业峰回路转时,他仍不满足,把道具枪换成真枪,在观众面前打掉了自己的鼻子。这时长镜头被换掉,一连串风景画面的连接,是瑞根半昏半醒时的的梦或臆想。回到现实,又换成了长镜头。看来镜头的使用不是平白无故,是有个中奥妙的。

 

电影看起来稍微不太舒服的地方就是人物与情节的堆砌有些冗杂,配角的剧情活动让人有些不明所以。但如果导演是为了表现演员们的生活混沌,个人情感的处理并不如意,那也说得过去。

 

关于主题,我觉得对于瑞根这个人物,导演的设计多少带点讽刺与同情。时代的变化越来越快,被历史淘汰的不仅是科技产品,像演员这样靠作品为生的人,也不停地被刷新,所以,演员们的摸爬滚打又被观众遗弃,让观众感到同情,但说回来,不能顺应时代潮流的人,被时代淘汰也说不准,像瑞根碍于曾经的大红大紫而不满于现实,何尝不是自作自受呢。

 

电影最后,瑞根如愿再次引起社会的关注和认可。他坐在窗台看着“脚下”的世界,再一次飘飘然。他女儿最后向上看的动作引人热议,不管他是掉下去死了,还是又一次的意化——瑞根再一次自由自在,做回了“鸟人”,都是一场可笑又可悲的人生喜剧。

 

三毛说:都是大梦初醒的人,难道还不明白盖世英雄难免无常,荣华富贵犹如春梦吗?

 

用这话来说瑞根这个角色,再合适不过了。



评论
热度(1)
© 喂马去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