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是我毒品 大自然是我软床

来生她是一棵树 | 三毛

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写下永久的回忆

飘去飘来的笔迹是深藏的激情你的心语

前尘后世轮回中谁在声音里徘徊

痴情笑我凡俗的人世终难解的关怀


——《追梦人》




中学第一次读三毛,便爱上她。

我视她为人生导师,女性典范。

有人跟我说年轻的时候喜欢三毛很正常,但我觉得这样的女人是可以爱一世的。

希望我们能温柔地看待她的文字和生活,就像她曾温柔地对待整个世界一样。

关于三毛,寥寥几行说不清。便作罢,仅将从前的读书笔记整理出来分享于此。你眼里的三毛是什么样子,还得你自己来看。




《万水千山走遍》

 

正是大梦初醒的人,难道还不明白什么叫做盖世英雄难免无常,荣华富贵犹如春梦吗?

 

人生又有多少场华丽在等着?不多的,不多的,即使旅行,也大半平凡岁月罢了。

 

岁月可以这样安静而单纯地流过去,而太阳仍旧一样升起。

 

我爱的族人和银湖,那片青草连天的乐园,一生只能进来一次,然后就永远等待来世,今生是不再回来了。

 

合得来,又不特别安排缠在一块,实在是一件好事。

 

窗外的雨,一过正午,又赴约似的倾倒了下来,远处的那片青山,烟雨濛濛中,一样亘古不移,冷冷看尽这个老城中如逝如流的哀乐人间。

 

没有一样东西是永远能够掌握在自己手中的,那么便让它们随风去吧!

 

这种游戏不公平,居高临下的人全是干的。

 

一时里我哭了。方才知道,浮生如梦,只要是眼底有泪,又何曾舍得梦觉。

 

当时并不能明白,中国人的命运和那永不停止的战争,和小小的我有着什么关系。而我所甚感知足的日子,为什么要以离开,成为我长大的记忆。

 

在那接近零度的空气里,生命又开始了它的悸动,灵魂苏醒的滋味,接近喜极而泣,又想尖叫起来。

 

天是那么的寒冷,我被冻在一种冷冷的清醒里面。

 

再见的时候,我将不再是以前的我了。

 

《稻草人手记》


诗人方莘正——“睡眠在大风上”,偷儿在去年的夏天拨开丛丛的水柳去找林达。惠特曼的头发长成了他坟上的青草,一个不会吹口哨的少年轻轻地给他理一理。荷马瞎了眼睛唱歌,你可别告诉旁人是谁偷了他灵魂之窗。伊索原来就是奴隶,我吃了他的肉,可不是哪只蛤蟆。沙林杰在麦田里捕来捕去,怎么也捕不到我这宝贝。海明威你现在不杀他,他将来也杀自己。

 

有这么一日,大盗东奔西跑,挤在人群里辛苦工作,恰好看见前面有这么一条好汉施施然而来,茫茫人海,踏破铁鞋,终于给碰上了。

偷儿大盗红花独行侠,这眼睛一亮,追上去将那人在灯火阑珊处硬给提到,拖来墙角腥风血雨给他活活吞食下去。这一填满肚子,兴奋地眼泪双流。

 

我说:“我不是偷了就算了,我把自己这颗碎过的心用浆糊粘好了,换给这个人”

 

自由是多么可贵的事,心灵的自由更是我们牢牢要把握住的;不然,有了爱情仍是不够的。

 

“啊!”他仍在笑着,回忆实在是一样吓人的东西,悲愁的事,摸触不着了,而欢乐的事,却一次比一次鲜明。

 



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

 

爱到底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那么辛酸那么痛苦,只要还能握住它,到死还是不肯放弃,到死也是甘心。

 

我自愿意慢慢化作一个实实在在的乡下人,化作泥土,化作大地,因为生命的层层面貌只有这个最最贴近我心。

 

世上的事情本来便是恩怨一场,怎么算也是枉然,不如叫它们随风而去吧!

 

抵达时尚能有奢侈的泪,离去时竟然连回首都不敢。我的归去,只是一场悲喜,来去匆匆。

 

一次去,一场沧桑,失乡的人是不该去拾乡的,如果你的心里还有情,眼底尚有泪,那么故乡不会只是地理书上的一个名词。

 

要远行了,此地的离情也如台湾,聚散本是平常事,将眼泪留给更大的悲哀吧。

 

哪里要什么东西呢?我要的是在我深爱的乱七八糟的城市里发发疯,享受一下人世间的艳俗和繁华罢了。

 

不敢去想,不能去想,一想便是心慌。

有什么人在悄悄地对我说:这里是你掉回故乡来的地方,这里是你低头动了凡心的地方。

 

寂寞如影,寂寞如随,旧欢如梦,不必化解,已成共生,要割舍它倒是不自在也不必了。

 

毕竟,先走的是比较幸福的,留下来的,也并不是强者,可是,在这彻骨的苦,切肤的疼痛里,我仍是要说——“为了爱的缘故,这永别的苦杯,还是让我来喝下吧!”

 

明日,是一个不能逃避的东西,我没有退路。

 

多少次,你说,虽然我是意气飞扬,满含自信若有所思地仰着头,脸上荡着笑,可是灯光下,我的眼睛藏不住秘密,我的眸子里,闪烁的只是满满的倔强的眼泪,还有,那一个海也似的情深的故事。

 

你听说过有谁,在这个世界上,不是孤独地生,不是孤独地死?

 

青春结伴,我已有过,是感恩,是满足,没有遗憾。

 

毕竟人是必须各自飞行的,交掌都不能够,彼此看一眼已是一霎又已是千年了。

 

午夜梦回不只是文人笔下的形容,那种感觉真是尝怕了又挽回不了任何事情。

 

其实人生的聚散本来在乎一念之间。

 

请相信上天的旨意,发生在这世界上的事情没有一样是出于偶然,终有一天这一切都会有一个解释。几个月来,思想得很多,对于生死之谜也大致有了答案,这一切都蕴藏着因果缘分,更何况只要知道荷西在那个世界安好,我便坦然感恩,一样可以继续地爱他如同生前一样。

 

个人的遭遇、命运的多舛都使我被迫成熟,这一切的代价都是日后活下去的力量。

 

把悲伤变成形式就是不诚实。

 

人生那么短,抢命似的活着是唯一的办法,我不愿慢吞吞地老死。

 

 

《温柔的夜》

 

我喜欢适度的孤单,心灵上最释放的一刻,总舍不得跟别人共享。

 

清风明月都应该是一个人的事情,倒是吃饭,是人多些比较有味道。

 

夜来了,黄昏已尽,巷内一家家华丽高贵的衣饰店看花了人的眼,看痛了人的心,繁华依然引人,红尘十丈,茫茫的人世,竟还是自己的来处。

 

 

《我的宝贝》

 

那些因为缘分而来的东西,终有缘尽而别的时候。

 

物是次要的,人情,才是世上最最扎实的生之快悦。

 

冷得很有教养。

 

任何事情,在当时都是苦的,如果只是肉体上的苦,过了也就忘了。回忆起来只会开心,有事还会大笑。

 

这一份缘,是化来的,并不是随缘。

有时想想,做和尚的,也化缘呢,可见缘在某些时候还是可结的。

 

“也堪斩马谈方略,还是做陶看野花。”

 

那种对自己的无力感;那种,放不下一切的红尘之恋;那种,觉得自己不清爽的俗气,全部涌上心头。

 

情,可以动,例如对待日常生活或说这种艺术品。那个心嘛,永远给它安安静静地放在一个角落,轻易不去触动它。就这样——寂寞的心,人会平静多了。

 

守得那么勉强,不如去改嫁。

 

 

《滚滚红尘》

 

能才:随波逐浪的人,是不会有好结果的。(能才明讲了)韶华,你没有披肩,我没有灵魂。

 

韶华被包裹在她的缺乏里,她没有披肩,物质上的,她没有人爱,心灵上的。

 

他把他——的心——给了他的——梦。我把我的心——给——了——他——

 

 

《流星雨》

 

人说自己的生活枯燥,是因为你不制造生活的气氛。

 

当别人都在种小麦,我退出,去种玫瑰。

 

不要让自己珍贵的感情到处泛滥。

 

人间灯火胜于巨星。

 

爱是能力,健康是本钱,成功是努力的奖品;失败,没有这个字。

 

燃烧是我不灭的爱。

 


《送你一匹马》

 

读书多了,容颜自然改变,许多时候,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过眼云烟,不复记忆,其实它们仍是潜在的。在气质里,在谈吐上,在胸襟的无涯,当然也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中。

 

我避开无事时过分热络的友谊,这使我少些负担和承诺。我不多说无谓的闲言,这使我觉得清畅。我尽可能不去缅怀往事,因为来时的路不可能回头。我当心地去爱别人,因为比较不会泛滥。我爱哭的时候便哭,想笑的时候便笑,只要这一切出于自然。

我不求深刻,只求简单。

 



《亲爱的三毛》

 

在这个日渐快速的时代里,我张望街头,每每看见一张张冷漠麻木,没有表情的面容匆匆行过。我总是警惕自己,不要因为长时间生活在这般的大环境里,不知不觉也变成了那其中的一个。他们使我黯淡到不太敢照镜子。

也许,透过书信呼应的方式,加上声音,我们人和人之间所竖立起来的高墙,能够成为透明的。或说,不必那么晶莹剔透,或而有些光线照高一霎间幽暗的心灵,带来一丝欣慰,然后再不打扰,各自安静存活。

 

死,并不是解脱,而是逃避。

如果你有死的勇气,难道没有活的勇气吗?

 

人活在世上,最重要的是有爱人的能力,而不是被爱。

你不认识人生,是没有认识去爱人的快乐。

 

不要去看那个伤口,它有一天会结疤的,疤褪不掉,可是不会再痛。

人,是经不起考验的。

 

“喜欢”有千万种风貌与诠释。

 

太多的话想跟你讲,可是窗外的阳光那么明亮又美好,我想最好放开这些内心深渊的对话,去享受十五分钟只晒太阳的初春。

 

知心朋友,偶尔清淡一次,没有要求,没有利害,没有得失,没有是非口舌,相聚只为随缘,如同柳絮春风,偶尔漫天飞舞,偶尔寒日飘零。

 

天下事,没有绝对的正负,有所得必有所失,有所失,才能空出地方来,再加一些什么进去。

 

人在回忆中徘徊,也在里面扑空。

 

大悲,而后生存。

胜于不死不活地跟那些小哀小愁日日讨价还价。

伤心最大的建设性,在于明白,那颗心还在老地方。

 

自得其乐最是好命。

 

金钱是深刻无比的东西,他背后的故事多于爱情。

 

一霎真情,不能说那是假的。

 

如果梦能成真,不敢睡觉的人一定很多。

 

一霎知心的朋友,最贵在于短暂,拖长了,那份契合总有枝节。




(以上按照我读的顺序排列,不是《三毛全集》的顺序)


我看的版本:《三毛全集》 2011年  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 

共有11本:《雨季不再来》《撒哈拉的故事》《稻草人手记》《温柔的夜》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《万水千山走遍》《送你一匹马》《亲爱的三毛》《我的宝贝》《滚滚红尘》《流星雨》





评论
热度(22)
  1. 六月日志喂马去了 转载了此文字
© 喂马去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